021-52310585
财经观点 风铃期刊
财经观点
首页 > 众盈研究 > 财经观点

为什么消费在下行? 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已达承受极限

发布时间:2018.09.18 09:00:15 浏览人数:461

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表明,民间热议较多的消费下行(消费降级)在真实发生。

主要数据包括:网上消费延续开年以来增速下滑趋势,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、网上商品和服务零售额累计同比增速分别较前值下降0.5和1.1个百分点。汽车消费同比下降3.2%,成为最主要的拖累因素。受地产下行周期影响,家电、家具类消费表现低迷,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.6和1.8个百分点。受油价上涨因素影响,石油制品消费同比增长19.6%。受物价上涨影响,必需品中的日用品和粮油食品类消费增速分别上升4.5和0.6个百分点。

生活必需的日用品和粮油产品价格在上涨,家电、家具、汽车等大件买不起了,民间感受到的收入放缓,消费下行被证实了。

消费降级的受益股拼多多,最近股价涨的很疯狂,9月11日,拼多多股价上涨19.4%,9月13日,拼多多股价单日暴涨30%,无数唱衰拼多多的人,被暴涨的股价打脸,笔者也是被打脸的一员。

为什么近年民众会逐渐感到收入增速下降,消费在下行?

笔者分析认为,主要原因是目前中国处在经济增速回落周期中,所以收入在放缓。前几年房价大涨,居民加杠杆买房,带来了沉重的房贷负担,根据测算,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%左右,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,与美国金融危机前的最高值接近。并且,由于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统计的部分,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的负债水平更高。高负债自然会挤压消费。

消费下行自2011年开始

根据笔者的研究,自2011年起,我国消费水平确实存在整体下滑趋势。目前衡量我国消费的指标主要有3个,分别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,GDP口径的最终消费和居民人均消费支出。

按照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看,2011年以来消费整体呈趋势性下降。2000年至今社消的趋势大致可以分为三段:首先在2000年12月社消的累计同比为0.7%,随后呈阶梯式上升至2008年12月的21.6%,达到阶段性高点。随后至2011年12月期间社消累计同比增速维持在15%至20%的高位区间震荡。自此之后社消整体呈趋势性下降,至2018年7月社消累计同比为9.3%,处于阶段性较低水平。

从最终消费增速来看,整体消费呈趋势性下滑。2001年至2007年之间,最终消费支出趋势性上升,增速从7.7%上升至2007年的高点18.7%。2009年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,最终消费的增速同比9.7%,为十年来历史较低水平。2011年以后,最终消费呈现下降趋势,从2011年的21.1%下降至2017年新低的8.9%。

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近年下滑明显。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是指纯居民支出,不包含政府支出。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自2014年公布数据起便呈现趋势性下滑,在2017年第四季度达到最低点,累计实际同比增速仅为5.4%。

中国家庭债务水平已达承受极限

笔者认为,导致消费下行有两个原因,一是居民收入增速在放缓,大家没钱消费。二是高房价的挤出效应,居民杠杆率也已逼近居民部门能承受的极限,居民无法继续通过加杠杆增加个人资产来维持消费。

近年高涨的房价,提升了居民的杠杆率,挤出了消费。

青年人是购房的主要群体,青年人收入较低,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,借贷购房是青年人的首选,房地产需求的抬升推高房价,从而房贷随之增加,这般恶性循环居民杠杆率由此高企。过高的杠杆率对消费有明显的挤出效应,在借贷前期居民需要节省消费来凑出首付,而在借贷之后更需要节省消费来定期还尾款。

根据有关机构测算,仅2018年一年,中国居民在房贷上就要支出2.1万亿。

受人口老龄化影响,贷款对消费的抑制作用更加明显。居民个人收入随着年龄的增加,呈现先增后减的倒“U”型结构,对于社会来说亦是如此,年轻劳动力是这个社会创造收入的主要人群,中国人口老龄化问题日益显著,过去经济发展所依靠的“人口红利”也逐渐消失,人口老龄化一方面使得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及劳动力人口数量下降,另一方面在杠杆率高企的背景下,社会还贷压力剧增,人口老龄化进一步挤压年轻劳动力的经济收入,进一步挤出消费。

再来看家庭债务,从居民债务占GDP的比重来看,截至2017年为48.4%,虽然低于美国的78.7%的居民杠杆率,但是也已经远远超过其他发展中国家。

并且,由于中国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偏低,所以用家庭债务占GDP比重测算杠杆率方式会低估中国居民部门债务问题的严重性,所以采用以家庭债务/家庭可支配收入测算居民杠杆率并与其他国家作对比。截至2017年,我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之比高达107%左右,已经超过美国当前水平,与美国金融危机前的最高值接近。并且,由于隐藏的民间借贷等无法被统计的部分,实际上中国很多家庭的负债水平更高。

如何才能解决消费下行问题,笔者认为,一是要严格控制房价,建立房地产长效机制,减少购房对消费的挤出,逐步建立从商品属性为主过渡到构建强调居住属性的住房制度。通过发展租赁住房市场,形成市场化的、反映供需关系的租金价格。二是要想法扩大居民的可支配收入,降低税负,提升居民收入水平,通过居民收入的增长,降低中国居民家庭的债务水平。

  • 首页
  • 关于众盈
  • 产品与服务
  • 投资者专区
  • 众盈研究
  • 招贤纳士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版权所有 上海众盈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 沪ICP备17018412沪ICP备17018412